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陕西钟立锋

一片冰心在玉壶

 
 
 

日志

 
 
关于我

真诚!~善言!~真实!~幽默!~ 空间文字均为自己书写,敬请朋友批评指点。拙文请勿转载或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道路(第1集)  

2017-01-16 18:3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道路
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作为同龄人,同班同学,因为J属教师子女,在学费、住宿、灶上打开水、排班座位,等等,比较而言,J比我有优先权,比我幸福多了。
我们同时参加考试就读于咸阳某大学,是英语专业。他最先买了收录机,经常在教室戴上耳耳机大声读,晚上在宿舍也同样如此,基本上不会顾及到周围同学的感受。下课或周末出外他总在胳肢窝夹着书本。J因此在同学们眼里被看作是学习很用功很勤奋的人。我当时是学习委员,与J和杨凌区的付姓同学结成三人小组,重点是攻读由张凤珊主编的《大学英语》以及其他如《英语泛读》、《英语视听说》等。可是,每次考试下来,J总是至少有两门以上的主要科目不及格,需要补考,而且一门补考有过3次以上的记录,以致几个学年下来他的准考证被代换成绿色皮子,在咸阳国棉一厂考场时,监考的老师一直翻看他的学生证,对他格外关注。他在考场考一些科目时把书夹在裤裆下面抄答案,把监考的女老师惹得又气又恨。
他爱刮胡子,一闲就拿刮胡刀在脸上不由自主的蹭,把脸刮成了全脸胡,即使刮得再净,脸一直是青黑色。我们住同一个宿舍,他总是很少洗袜子,袜子有时压在他枕头下,有时会撇到我的床单上,枕巾上总有很多脱发不大收拾干净。有天晚上他对我脸色特别不好,嘴里不停诅咒班里兴平籍的一位同学,达到咬牙切齿的程度。我问究竟,他说姓张的把董同学从他手中抢了过去,晚上请他在校外威吓了他,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么!
当时因为学校正在基建,其中政史,汉语语言学,英语三个班在铁一局新运处子弟学校暂时上课,学员暂住附近居民的楼房。宿舍条件特别简陋。木凳支床吱吱响,房子超不过25W电灯泡。英语科目很难,我便每晚爬在木床边沿抄笔记,可J一声不响,用脚把床东西方向轻摇,让我写字的笔就抓不牢稳,头顶上的灯泡被手打秋千似的晃荡得人眼前一黑一白。只好强忍着头皮不去论理,而且屡屡不改,以为很好玩。
我们宿舍附近有个铁四局工作区,我有时在那里看书经过,一来二去认识了传达室门卫,他认为我是个农家子弟穷学生很不容易,进而怜惜同情,竞让我买了他们的水票可以去对面灶上打开水,甚至在灶上买饭吃,真是格外开恩独我一人。我们的宿舍离校区和食堂很远,这样以来,我有了多余的时间。
有天,J向我要水票,我说你要干啥用,我每天都给咱提着呢么。他说:他妈的我去铁四局,被看门狗把我挡了回来,简直是岂有此理!铁四局的人真是狗眼看人低!你真的有本事,把水票给我你再重新弄么。我全给了他,并让他给同学伙中女乡党同学她们一些,不要提我。
过了几天,女生宿舍的学员们找J,邀请他去公园溜玩。其中一位女同学数落我说:还是J同学有风格,对女同学格外好,你这人很自私。我们几个准备给J介绍政史班的女同学,让他们处对象呢,在为人处事上,你呀可要向J同学看齐才对!我连连称是。
我们那时候每年自费生学费是500元,我父省吃俭用含辛茹苦,早早将钱备齐叮嘱我尽快交到学校,并从永寿老家给我托人捎来蒸好的小白馒头,我在吃馒头就咸菜的时候,一想到在医院传达室当门卫的父亲,打扫院前院后环境卫生和匆匆忙忙给大伙送发报纸而汗流夹背的情景时,我的胸腔里流着特别的泪,我只有心里暗暗恨下决心,争取每门科目都及格,不要再补考,要对得起我父给我的人民币。可是每次学期结束,教务处的负责人总要寻到班里或宿舍里催J缴纳拖欠的学费。我忍不住问,难道是家里的J叔没有钱吗?J说:我看还是拖着对着呢,能拖多久算多久,为啥要弄那么利气呢?兴许最后找到什么贫困的理由给免费了呢。民院什字福利彩票难道咱就不能买吗?
整个学业完成后,我们英语班10名学员沒有拿到毕业证,J就是其中第一名。他最终不知费了多大的神才拿到。毕业之后到踏入社会,我们从此天涯。
其实,J先在乡镇后到县城,因为会议或者活动什么的,我们曾经有过相遇,笫一次见面是在一个会场,我说老同学你发达的很么,不嫌我的话,我请你咱俩叙叙叙旧吧!”J很平静的说:“后面看有没有时再说!”他会完后就不见人了。第二次是在药厂路东十字,我见他提着公文包慢慢走着,我想此地离我家很近,我说:你忙的很,走路拿这么稳。如果不嫌弃,到寒舍好好谝闲传,别忘了老同学么。J真的没有抬头,轻声的说:中午县上领导有事要说,可能谝不成。”我还想张嘴要上前攀问,可J已经把眼光投向了永锋超市的向右拐弯处。是的,从踏入社会以来,终年弓背折腰,在家只知敬尊父尊母,在岗只知苦和累,怎知J哪里黑来哪里红。人家不理会,很是正常的事情。
2010年之后吧,有天我在大街低头走路时,一个人突然挡住我劈脸就是一句:钟立锋!你简直不是个人!J进去了,大家都去看了J,就连咱们同学伙中有几个当局长都亲自去看望了,唯独没有你出现!亏你们还是同学乡党呢!你有多大的身份?你这人叫人咋说你呢?简直就没有一点品位和素质?人味跑球上去了呢?一天只知道个写写写,写能写出个捶子?什么狗屁捐献?你钱多的盛不下咧?上海给了你多少万,拿出来把人请一请,别当咪眼狼!你有钱胡花,倒不如给咱赞助点给娃订媳妇买家俱,我们全家还会感激你一辈子呢!哼,花钱弄些没明堂的事,胡臭不嫌丢人显眼!嗨!甭嫌老同学把话说得难听,你到底知不知道J的事?他得蹲13年,邪钱弄了几百万,这些年人家把福享扎咧!他都承认了,现在人看起来都像老了,真可怜!
听了老李同学的一席话,我看到他嘴唇发紫,透过他的近视镜片,我发现他内心的高昂情绪已到白热化,脑子不停的旋转,他为什么如此亲睐J?我在他们的眼里为什么不是人?我愣了好大阵子缓不过神。对不起,我错了,你教训的对!他于是说:“哼哼,你这人不近人情,真的是个冷血动物,人家落难了,你连一句安慰话都吝啬得不去说,唉,你这人不行的很!”
———《钟立鋒2017如是说之真相篇》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